我算算日子,從去年公司倒閉到現在已經過去8個月了,除去倒閉後的三個月癱瘓期,一個月過年,我用了4個月重新成立一家公司,並成為三家公司股東,二十八歲,成為整個億琰體系最年輕的副總裁。

如果我是個局外人,看到這段簡短文字,我會覺得:哇,這個人好牛。如果我是個第三方人,是我身邊很熟悉的朋友,會覺得這是個奇葩,真的出乎所有人意料。事實上,身邊所有的熟知我一切事情的朋友,真的是這個想法。但只有我知道所有過程中的辛酸和委屈,當然還有一次次咬著牙,咬到嘴唇出血,告訴自己一定要挺過去,站起來。

很多時候,我們看電視裏面那種歷經各種磨難,各種差點趴下,最後千辛萬苦,出乎意料的站在所有人面前,渾身聚著一萬道光。我們都會想這種故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多好,屌絲成功逆襲。

從小到大,我很痛恨不負責任的人,當我被所有人罵不負責,人渣的時候,我痛恨他們,人都是這樣,不敢輕易直面自己的錯誤,總會不斷給自己找藉口規避,然後對抗所有人,並且越艱難越會覺得自己是個英雄,敢於反抗。罵聲就更激烈了,當藉口已經多到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時候,學會慢慢去想是不是真的哪里錯了,然後學會低頭,開始反思,思著思著,覺得好可怕,原來自己真的這麼討厭,這麼人渣。然後開始去彌補責任,慢慢的,罵聲少了,一些人累了,一些人原諒了,一些人開始重新接納了。所以當所有人瞧不起你,你可以反抗到強大,當所有人罵你,你需要學會冷靜的想想自己是否真的丟失了什麼,這個世界上真的一句真理:一個巴掌拍不響。

我現在很拼,熬夜,應酬,不能吃的,不能喝的,全幹了,要吃的,要睡的,全沒幹。有時真的沒事了,但習慣讓自己到那個點,那個程度。小夥伴都說我這是自己作自己,其實我知道,我這是自己給自己一個警示:保持拼搏的狀態。

小夥伴都說;何必呢?人生需要有生活,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都過不好哪里談工作?我自己明白,我早已經失去了好好生活的權利,以前我是為自己活著,為物質,為面子。可我現在需要做的是為別人活著,我不能讓我的合夥人和小夥伴再次對我失望,我有父母,雖然他們幫不了我,也暫時不用我操心,但是我希望在以後某一天他們需要的時候,曾經一致認為的廢物兒子是個爺們。我有愛的人,儘管她對我的愛已成為過往,她身體不好,家庭重擔也需要她背負,只需要能在她再次需要的時候,不用自己轉頭無奈的留下辛酸男兒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