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都已成為過去,留給自己的只剩下了不完整的回憶。曾經,你我都彼此深愛過也都為彼此無悔的付出了一切;曾經,你我共同攜手打算創造屬於我們的一片天地;曾經,你我相互依偎訴說內心的憂愁;曾經……可是,那麼多的曾經對於如今的你我來說……予我一季的明媚,便許你一生愛戀。同行一生,是難得的緣分;共度一旅,是一份可貴的紀念。愛情沒有因果,愛情沒有規則,愛情不分對錯,愛情永不褪色。走完同一條街,回到兩個世界母乳餵哺。想
我們都只是喜歡在得到的時候選擇失去,到失去了才想要去珍惜,只是很多東西一旦錯過了就再也回不去!題記天空灰沉沉的,像是剛剛下過了一場雨,在這個陰霾的天空下,籠罩著那一片難以忘卻的過往,於是突然很懷念起曾經說要陪我到最後的女孩,只是來不及回頭是不是該折疊起破碎的思緒連同一顆灼痛的心去流浪。是不是該放牧往事,寄情流雲,讓雨去擦拭,讓風去懷想,是不是我本不該來,也不該粗疏的停留。更不應無奈的逃亡,雪地裡我孤獨的站立模糊了你的背影。無法把持的淚水連同苦澀在風中流淌,真不知哪邊是岸,何處還有歸途。把所有的呼喚交給風,得到的是風的凜冽,把一切的瞭望交給燈盞。看到的只是詭異的閃爍和迷茫,我心好痛。像周邊的冰雪一起刺向胸膛。本不應堅強,可是我害怕選擇脆弱和雪地裡倒塌的聲響,拖拽著踉蹌的腳步。放牧著自己的背影,本不懼風雨兼程,可實在看不見屬於我的遠方
我今生最愛的人。遇到你,仿佛在前世我們就已經相識,今生不過睡了長長的一覺才彼此相認。你讓我每日思念的牽掛著你。也許你也會和我一樣,在清醒的時刻,默默地說聲:好想你!默默地問一聲:遠方的愛人你好嗎?默默地祝福:你一定要好好的。卻,都只是付於時空的沉默。開心的時候想起你,想與你分擔這一分快樂;憂傷的時候想起你,想靠在你的肩頭把淚流淌;熱鬧的時候想起你,想知道你在做些什麼;寂寞的時候想起你,不知道你有沒有想起我?起風的日子,我把思念交給風,讓它陪伴你走過每一刻;落雨的日子,我把思念交給雨,期待你抬頭就能看到我,夕陽滿天的時刻想起你,帶著一天的收穫,有沒有一絲疲憊在眉梢?
分分秒秒的思念,時時刻刻的祝願。怕驚擾了你,所以悄悄地思念母乳餵哺;思念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滋味,手機總是拿在手裡,一遍又一遍地看著那幾個阿拉伯數字,卻永遠沒有勇氣撥出去。思念一個人的滋味,一個凝視一個微笑一個輕吻,便讓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無怨無悔。怕打擾了你的平靜,所以在白晝靜靜地想你,你能夠走出我的視野,卻永遠走不出我對你的殷殷思念;你可以遠離我熾烈的愛的火焰,卻永遠不能遠離我對你的深深眷戀!
獨自漫步街頭,任清風拂過輕盈的身體,感受一抹陽光的溫暖,或是淋浴一場細雨的纏綿。
華燈初上把身影拉得很長,如同那長長的寂寞。放開擁抱各奔一方,悲劇散場,濕了眼眶,亂了紅塵,痛了心扉。淚眼婆娑的回望,昨天的一幕幕又瀝瀝在心,想要抓住卻是如此蒼白無力。
看著街頭一對對幸福的模樣,笑容凝結在眼角眉梢,心卻是莫名的疼痛。曾經,也有過執手的時刻。曾經,也曾如此幸福。而如今只能選擇一個人堅強。如果可以,是否可以不堅強,哪怕脆弱得墜落,那樣就可以卸下所有的偽裝。
如果愛下去會怎樣,是否就會相信地久天長?曾經手心的溫暖早已飄渺得不知所蹤,只剩一個人漫長的孤單的流浪。
如果愛下去會怎樣,是否就會將愛情當作信仰?可生活早已是另一番模樣,他不再深愛,我不再熟悉……
時常想起那個細雨綿綿的夜,記得特別清晰:夜風的氣味,還有那溫暖的氣息母乳餵哺。深愛過的人怎麼可以輕易忘記?癡戀的臉我怎麼能不想念?冷冷地走在這漠然的人群裡,拼命地甩著頭不願看見內心的牽畔,可現實與夢想卻是這麼近又那麼遠,只能提醒著自己它是真實的存在過。
不想想念,卻總管不住自己的心,思念總是不期而至,在身體無盡地蔓延,直至吞沒無邊孤寂
的靈魂。蒼茫的夜空,滿目的黑擋在眼前,月兒的清輝、星兒的閃亮全看不見,猶如看不見的未來。
憂傷的旋律,穿越千年的愛戀,這麼近又那麼遠,牽動著所有的思緒,流瀉著繾綣的深情。有那麼一個人一直會記在心上,聽得見呼吸,卻尋不到愛過的痕跡,觸不到熟悉的溫度。
是誰說如果愛請深愛?那只是鏡花水月的幻象。一份愛能真多久?一段情能走多遠?心痛有沒有絕期?思念是否會有盡頭?
有時真希望自己是一隻漂流瓶,帶上所有的秘密,任風兒把自己帶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哭笑隨意自由自在。心倦了,淚幹了。情難斷,愛難絕。愛一個人要如何廝守到老?既然要走為何不能走得乾乾淨淨,不能象回收站一樣徹底地刪除?
搖曳著玻璃杯中的豔紅,倚窗聽風,陣陣芬芳撲鼻而來,迷了眼,醉了心。看葉兒柔柔地舞蹈,聽一季花開的聲音,心竟如水般禪定,仿佛又見那熟悉燦爛的微笑,心中蕩起無限的溫暖。幻滅的愛,散落的情,終只能彈一曲瀟瀟傳奇,紅塵了無怨。
當柔綿的雨在眼前紛飛,細數著窗前的雨滴,一滴滴是透血的傷,一條條是未了的情。攤開手掌,盈握滿滿的冰涼。
葉兒飄飄然然滑落於掌心,那糾纏不清的紋路是數不清愛的軌跡,不覺柔拳緊握,生怕洩露了愛的點滴。
聚也匆匆,散也匆匆。再多的不舍終是無濟於事,留不住深情的回眸。再多的眼淚終是枉然,挽留不了離去的腳步。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再深的依戀終換回無奈幾許,惆悵滿胸。原來留戀的只是一場煙花的美,絢爛過後成輕煙散去。
問流水,人間能有幾多愁?問白雲,漂泊何處是盡頭?魂夢相依的人兒,未來是否可期?
彼岸花開,可知我望穿秋水的等待?雲兒在憂傷,天空在哭泣,風兒在撫慰,心卻是無依。前世的糾纏,今生的癡戀。有誰知那場遇見是一種怎樣從天而降的驚喜?有誰知那場離別留一生怎樣無法磨滅的傷痕?有誰知痛徹心扉的滋味?有誰知淚流滿面的無奈?又有誰知那一米陽光的可貴?
醉臥紅塵,這份癡心的守候該如何去堅韌?這無期的等待又該如何去執著?自以為留得住最後的溫暖,可如今只剩那滿目的淒清。兩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在熟悉之外陌生地張望,張望著與彼此無關的生活。於他,輕描淡寫。于你,靜默歡喜。
再回首,天空如洗,清澈如鏡。相愛的兩個人終分隔紅塵的兩端,遙望天涯海角的距離,遙寄綿綿不絕的思念。愛是天意,從此攜愛的余溫遊弋風浪裡,不論悲喜。
走在深夜無人的街道,唯有跫然的足音響徹於空氣中,聲聲輕叩著寂寞。月兒朗朗照在身上,乾淨而潔白,放慢回家的腳步努力想要感受一些溫暖,只是圓月的光輝遮不住心中的淒涼,淚水出賣了脆弱。風吹起了憂傷的顏色,初夏的夜竟能清楚地聽聞到那聲深重的歎息,一場絕美的相 遇,一場無悔的愛戀,換一場悲涼的告別,是誰的錯?一場煙花醉,瘦了紅顏,淡了流年。庭院深深鎖不住孤寂,冰冷的城池裡荒涼而空洞,情海茫茫覓不到那靈犀 的一瞬,淚空流,散落滿地的傷。明皎皎,星兒閃爍。月兒,散盡清輝陪我的孤獨。星兒,在月兒的守護下眨著眼快樂地訴說柔情幾許。這一生,再不求朝朝暮暮, 長相廝守。只希望星月同輝,共醉紅塵,便是幸福。
紛亂紅塵,真真假假,遮遮掩掩,能否給自己留一份真?人活著本是不易,如果在愛裡真心都不能給,是否才真正可笑?
明知道愛情並不牢靠,一場飛蛾撲火的愛戀傾一生的所有。原以為那只不過是煎熬,卻沒料築成了囚禁自己的監牢。一次次勸自己不要拿自己的幸福開玩笑,只是再回首已百年身,沒法全身而退。
愛得太真容易讓自己心碎,愛得太深容易讓自己沉淪。不顧一切換滿身傷痕,還要咬緊牙捂著胸口微笑著說不疼。癡傻的靈魂,面對錯的人,面對一場飄忽的緣,卻仍然奮不顧身,相信會有幸福的可能。
一份愛能有多傷,它就有多美。一段情能有多痛,它就有多快樂。一份等待有多長,思念就有多長。只是,再深的愛也要經得住平淡的流年。即使紅顏老,相思瘦,一切物是人非,那份愛依然美麗芬芳。
走得最急的是最美的景色,傷的最深的是最真的感情。再美,也要努力學著遺忘。再真,也只能埋藏心底。失去愛失去全世界,至少心還是自由的,澄澈的,乾淨的。用乾淨的聲音,哼唱著心底最真實的旋律,感受那埋藏的柔情。柔情似水的女子,純淨如雪的靈魂,不想隨波逐流,不想委屈淚流,不想自怨自艾,不想改變,只願給自己留一方澄澈如水的天空,放飛著自己潔白的夢境。
一遍遍翻閱著過往的溫柔,觸摸著照片中溫暖的笑容,曾親手寫意的那些美麗畫面仍是如此鮮活而靈動,終是想忘不能忘。因為太美,因為刻骨,所以留戀。在每一個熟悉的場景裡尋找著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風景,徘徊的路口,小雨飄然的日子,風雨中的佇立,月朗星稀的夜空,柔腸百轉的歌聲,原來,那個身影無處不在。原來,愛一直不曾離開。斑駁的時光裡,當回憶找不到出口,於每一個空洞的夜裡低頭、沉默、蹲牆角、雙臂環繞、安靜地淚流,象一個無助的孩子,需要光亮,需要力量,需要溫暖,需要牽引。
紅塵滄桑輾轉,依然堅定著心中的信仰停留在最初的地方,看天高雲淡,聽花開花謝,感風輕雨柔,心變得柔軟而溫暖。什麼是天涯?轉身,背向他,此刻已是天涯。無法回頭,也不敢回頭,害怕那驚心動魄的美,害怕那一觸即發的傷,害怕一回頭再也無法轉身。
掛一臉清淺的笑容,攜一腔清幽的情懷,笑看流年,從此天涯陌路不相問。雨下過的素箋,風走過的記憶,雨下過的青春, 風吹皺的記憶。長亭水湄留不住的芳華……於是,後來,庭院春深,咫尺畫堂;茶煙尚綠,人影茫茫。紅塵紫陌,雪落太行;江湖兩忘,只影天涯,湖心水動影無 雙。閃動月影的孤風惹人情思,用縝密的心思去勾勒記憶的碎片,夜涼如水,所有的斷章繪製成鮮美的詩行,你的影子頃然再現。面對遙遠的城市,一生一世,才發 現愛是無法忘卻的傷。
蒼茫大地一劍盡挽破,何處繁華笙歌落………………。……。
愛,包容的是個性,承受的是苦難和艱辛,分享的是苦難艱辛過後的那份難得的幸福!終身相隨,不離不棄,愛人是相愛的人,愛人是和自己走完暮年的伴 侶,珍惜愛,就是珍惜擁有。金錢是愛的砝碼和比價,包容是愛的天平,信任是愛的支點,如果愛可以放在天平上去衡量,愛是沒有分量的。如果有愛,這個世界上 沒有能夠稱量愛的天平。所以,愛需要寬容和理解,愛在愛人的心裡是神聖的,純真的,無限的。既然是愛了,那就好好的愛一個人吧!
一個人把愛丟失了,丟失的是一種無價的幸福!愛人,我永遠的愛你,只要我們彼此還能看見對方,我們一定會相守到天荒地老的那一天。
“相思長,長相思,年年皆是相思長,相思苦,苦相思,歲歲不過相思苦”驀然浮現那一年的青青子衿,一朵微笑,隕落於萬丈紅塵中。戀戀如我,時至今日,我仍然記得,那個為我化做蓮花的女子,記得那天,蓮花河畔,你立於湖間,一雙明亮的雙眸神情我望著我,流淚滿面,你說,只要能和我在次相逢,哪怕是在為500年蓮花,你亦不悔,一如當初,你在佛前,苦苦哀求,用500年的回眸,換得我們今生的相逢一般,如有來世,你願化作我掌心的一顆痣,永遠的陪伴在我的身邊,君心不改,妾亦無悔!
對你的依戀,豈是隻言片語說的清,對你的思念,豈是三言兩語數的盡,對你的愛意豈是天荒地老給的完!若能攜收今生,來世我願為你化身石橋,為你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打!小菊,如有來世,讓我為你用我餘下的生命去為你守一次流年,用我銘心的刻骨,換你來世一個完整的人生!小菊,如有來世,你是否還會記得我……
今生,我站在南山佛前,遠處是那一座,終年彌漫大霧的山峰,我望著那做山峰輕聲念到:“如有來世,我願為你再守一次流年,只是如今,你卻在何方,恍 惚間,我似乎聽見,遠方的山峰裡傳來陣陣的呢喃,我是你500年前失落的蓮心,今生你願為我化做一隻魚兒,永遠陪伴在我身邊!!是你嗎?我的寶寶兒……
煙雨江南雪上霜,青山郭外皆是白;余黃點綴千堆雪,紅梅淺醉暗香來。這一季,美景由雪演繹。這一世,讓我為你譜一曲,執手相思,兩兩相望!
寒風起,落葉沒,北寒咋起,雪飛絮,漫天飛雪殘照裡,淹沒這一世的芳華,掩埋這一季的思念,埋首天地間,一片蒼白,你的容顏在雪中蔓延,續我前一世的情緣,這一世的相思!
不曾忘卻初遇般那個笑靨如花的你,如二月的春風吹進我的心房,不曾忘卻那個笑起來有兩個深深的酒窩,喜歡耍小脾氣的你,不曾忘卻那個傻傻的,天真的像個孩子般的你,只是當我回過頭,那個你卻已經只能留在我的記憶,伴我這一世的相思!
還記得曾經說要和我一起去看海的你,還記得……只是還記得,卻已經不能在發生,在茫茫人海之中,我遇見了你,在千萬人之中,我記得了你,在前世今 生,我跟隨了你,只是縱使萬般柔情,千絲萬縷,那也只是註定了這一世的塵埃,於你,不是不想說,只是不知從何說起,或許相顧兩無言就是我們最好的詮釋,這 一世的深情,那一世的長情,譜一首長相思,冷了多少淒涼,漫了多少青絲,化作多少煙雨,吹散多少世間情!徒悲,奈何,這一世,我卻只能是你的過客,在偶然 間讓你記起,又忘記,就這樣重複著我們這一世的情節,到最後,人散,留下的只是那個被風吹落的過往,和無法遺忘的曾經……
情之為傷,苦了多少人,煞了多少憶,情之為悲,冷了多少清,落了多少思,縱使飛蛾撲火卻依然義無反顧,只觀情,傷人傷己,卻是一生無法割斷,落一筆長相思,揮灑多少癡情淚,飲一杯濁酒,品了多少世間情!如你是我的的蓮花,那麼今生讓我為你守一世長情!
今生的懺悔昔日的友猶愛,獨鑿目從。我愛你沈帥永遠永遠的愛……